「世上最好關係不是夫妻,不是兄弟」|一句我記得一輩子的話

「世上最好關係不是夫妻,不是兄弟」|一句我記得一輩子的話

小時,三姐妹,可勁地吵。誰掃地-吵;誰倒盂盆-吵;誰跟媽媽出去收錢-吵;兩個蘋果怎麼吃-吵;洗菜洗碗穿衣服……什麼都能吵,就沒不能吵的事。

有一次,已經不記得為了什麼事,我們三個打了起來,我跟小妹打二妹,二妹被我打得手臂都划出了血。她也不哭,就是硬撐著不哭,還跟我們打,這時老爸剛好回來。

他把我們三個叫進屋,我和小妹怕死了,怕老爸打我們,其實,從小到大老爸都沒打過我們,但就是很怕他。

他看著我們,看著二妹的傷口,看著我們一團凌亂,我們大氣不敢出地低著頭。

老爸說:你們要記住,這個世界上,最好的關係不是夫妻情,不是兄弟情,最親最好的關係,是姐妹情。以後,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們在吵架,尤其是打架。你們以後會知道,你們今天打的都是你最親最親的人,你們都會心疼的。

那時,似懂非懂,被老爸語重心長地教訓後,我們三個流著淚。彼此說不出抱歉的話,但那以後,姐幾個真是克制地吵架了,再沒有打過架。正如老爸所言,現在真是心疼那時的沒輕沒重,如今姐妹幾個聚一次都難,天南海北的,只剩回憶和想念。

姐姐和妹妹
01
已許久未進影院的我,前陣子終於帶著兩閨女去看了她們盼望已久的《冰雪奇緣2》。看不上國語版,小妹說原版也要看,我說,聽不懂怎麼看啊!她說聽不懂姐姐會跟她說。好吧。

故事劇情其實比較平庸,有些套路了。但裡面還是有一些片段還是有讓人感動的地方。

艾莎回憶起小時侯,因為無法控制魔力,跟安娜玩耍時,不小心用魔力打中安娜的頭部,雖然安娜性命無憂,卻失去了部分的記憶,而那搓白髮像道疤痕一樣刺眼。但安娜卻從不將此放心上,只有對相依為命的姐姐依賴和保護。

想起更早以前,小妹還沒出生,家裡的小孩還只有我和二妹。因為夏天的酷熱,每每看著小夥伴們有哥哥姐姐帶著去海邊玩水,我羨慕的眼睛都凸了。但老爸老媽總有忙不完的事,根本沒空帶我們去玩水,我是家族裡的老大,沒有哥哥姐姐。終於,有一次,我帶著4歲左右的二妹偷偷地各帶著一塊泡沫條去海邊玩水。

下到海里,那涼爽,那痛快,我把擔心和害怕都丟到了太平洋。我叫二妹就在岸邊玩,不要下去玩,一定要帶著泡沫條,然後自己游啊游到外面去玩。等我記起二妹的時候,是隱約聽到了她的哭聲後,才想起去找她。找到她的時候,她坐在岸邊,腳底不知被沙地上的玻璃還是什麼給割破了,流了好多血。我趕緊走近,一看,割得深的見骨。好多血,我害怕地大喊大叫,好害怕她會死掉,又哭又叫。岸上一個親戚經過看到我們,趕緊下來把二妹抱到村裡的那個醫生家去。我害怕地躲了起來,害怕妹妹會死,害怕爸爸媽媽罵我打我。天黑了,我聽到爸爸和一些親戚的叫聲。最後,他們在破倉庫後面的雜草堆里找到了我。爸爸把我帶回了家,媽媽一直罵,我一直哭。爸爸把我叫到面前,沒有罵,沒有打,就問我:以後還敢不敢帶妹妹去玩水?我說再也不敢。他又問:知不知道今天錯在哪裡了?我點點頭又搖搖頭,哭了起來。老爸說:以後,帶妹妹出去玩,你要保護好她,看著她,知道嗎?我哭著點頭說:再也不敢了。

如今,二妹腳上的傷已淡,但疤痕卻是永遠都在的。有次,故意問她這個傷疤怎麼來的,她說忘了,好像是上學路上摔哪裡去了吧。她到現在都還記得我偷吃了一顆她藏在衣櫃的她衣服口袋裡的糖,又怎麼會忘了這麼痛的一件事呢?她忘了,我記得就好。
02
電影里,艾莎決定一個人去冒險深入解開秘密,她把安娜狠狠地推開,安娜帶著擔心被急流帶離而去。艾莎最後被封住前把秘密傳給了她唯一信任的妹妹後,安娜得知姐姐已陷入危險中,她拚命地想盡辦法救她最親最愛的姐姐,不惜以身犯險地一步步地引著巨人摧毀了大壩,幾次三番差點被巨人踩死,最後她勇敢地救出了姐姐。

姐妹就是父母離去後,相依為命的人,所以她們互相依靠;她們有著可以一起回憶的童年,所以相互慰籍;她們是彼此的後盾,所以她們敢於放手去為對方拼搏拼盡全力,而無怨無悔。因為,她是姐妹,今生的姐妹,有著一樣父母的姐妹,獨一無二的姐妹。

初中,我和二妹都去了縣城讀書。她初一,我讀初三。她第一學期剛來不久,就被班上的一個男孩子打鬧時用筆刺到了眼睛。放學後,她只是一直說眼睛有東西很難受,我看不到東西,也沒重視。到了第二天早上起來,她的眼睛好像紅得好像要滴出血來,我嚇得魂都散了。我打電話讓爸爸快上來,然後去學校找班主任一起去找二妹的班主任,讓他們幫忙想想辦法。他們幫忙把妹妹先送到醫院,然後通知爸爸到醫院。二妹的眼珠被刺破了,打了麻藥,做了手術,眼珠縫了針,她在醫院待了快半個月後出來。我很自責沒有照顧好妹妹,爸爸拍了拍我的肩膀,交代了一下,就回老家了。提起這事,我都很懊惱,為什麼不能早點發現。二妹說很謝謝我,她覺得我做得很好。看著她像淚珠狀的黑眼珠,我很想哭。

中考後,我就去省里念書了,每到周末我都去看她。雖然我的生活費經常不夠用,但每次都會給她買些東西留給她吃,因為她太會省了,從來不捨得多花一分錢在自己身上。每次我去,她才捨得去吃兩頓好吃的像樣的飯菜,不然就總是白飯配榨菜,或者從家裡帶些特產的魚乾湊合一頓又一頓。

剛參加工作後的我,雖然收入微薄,每月只有800的工資,扣去房租和伙食,每個月只能擠出200寄給二妹當伙食費,有時連200都擠不出來,只能寄150。可憐的她,瘦的皮包骨的,長久的節衣縮食養成了她現在的極其節儉的生活習慣,到現在,體重從沒上過100斤,總是那麼瘦。

二妹高考時我陪考,小妹高考時,二妹給她陪考。小妹高考成績不理想,她不想再繼續考了,決定出國去闖闖。雖然擔心,但她去意已決,我們只能看著她遠去的背影,默默地祝她一切順利。那時,沒有微信,打一次國際電話都很費錢,又期待她的電話,又心疼她。因為她待的地方沒有固定的電話聯繫她,只能幹巴巴地等她的來電。有一次,她告訴我有人騷擾她,我除了干著急只剩著急。讓她盡量遠離那個人,晚上睡覺關上門,再把門用重物頂住。讓家人在外面再找人幫忙給她介紹個新的工作,後來離開了那裡。現在小妹也都只報喜不報憂,前些年,好不容易回來一趟,聊過後才知道,她這幾年在外面是那麼難。人生地不熟,語言又不通,她是經歷了多少個淚流滿面的孤獨的夜晚走過來的,不計其數,不得而知。

小妹找了個在國外一起打拚的東北男孩結了婚,我也結了婚,只剩二妹,到現在還是孤家寡人一個。開始時,我也著急,也擔心,勸她多出去玩多到外面去旅行也好,去找些興趣愛好玩玩認識認識一下人。她說不想出去。慢慢地,看她真的很享受這樣的生活,也習慣這樣的生活後,每次家人催著叫我給她找朋友,我都反過來,勸爸媽順其自然,緣分到了一切都會水到渠成。

現在,姐妹幾個,分隔天南海北的,上次聚齊都是多年前的事。父母老了,相依相靠的,最後也只剩兄弟姐妹了,希望大家都要珍惜如今近在咫尺的幸福啊!

看完電影出來,我問小妹看得懂嗎?她說嗯,好看。(其實從開始她姐就給她一直翻譯到結尾)媽媽,為什麼艾莎要把安娜推開呢?還沒等我說話,她姐就跟她說,當然是為了保護她呀!

妹妹和姐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