刺激的野戰性經曆..

刺激的野戰性經曆..

那是暮春,衣衫單薄,我們就在人牆裏輕微摩挲著,芳玲的小手悄悄解開我的褲鏈,在她的撩撥下,我居然射了出來。芳玲靠著我,閉著眼,面色潮紅,一臉陶醉的樣子。她把我的手拽向她的下體,已經濕成一片,我揉弄著她的陰蒂,在公交車的顛簸與被洞穿的恐懼裏,我清晰地感覺到芳玲也達到了高潮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 我和芳玲從開始的偷偷摸摸,野外私會,解決生理之苦,到現在終于有了一個真正屬于自己的家,我們的愛真正有了結果,性也有了合法的發泄途徑。不過,沒想到,芳玲是一個不喜歡“床戰”卻癡迷“野戰”的色妻…… 我和芳玲從開始的偷偷摸摸,野外私會,解決生理之苦,到現在終于有了一個真正屬于自己的家,我們的愛真正有了結果,性也有了合法的發泄途徑。不過,沒想到,芳玲是一個不喜歡“床戰”卻癡迷“野戰”的色妻……   有一晚,在教學樓後面的樹林裏,我擁著芳玲,深情地吻她,發誓要照顧她一生一世。芳玲順從地蜷縮在我的懷裏,她的身體暖暖的、軟軟的,不知不覺間,我的手伸進她的衣衫,她沒有反抗,默默地任由我撫摩她細潤的肌膚。   我顫抖著,慢慢觸及她的胸口,那豐滿的乳房驟然使我衝動得無法自抑。我整個人像被火焰炙烤著,不管不顧地褪下了芳玲的裙子,我們就這樣靠著一棵古老的大樹,倉促潦草地完成了人生中最莊嚴的儀式。   有時在很短的時間裏就達到了高潮那以後,事情一發不可收拾,整個夏天,在夜晚的樹林,無人的操場,甚至晚自習結束後空蕩蕩的教學樓轉角,我們爲激情所驅使,一次次衝撞著彼此的身體。   因爲慌亂,我們沒有前戲沒有撫摩,只是最關鍵部位的接觸,往往不到一分鍾就完結了。但很奇怪,在掀起芳玲裙子的時刻,她似乎很快就衝動起來了,臉色紅潤,極力壓抑著呻吟,有時在很短的時間裏就達到了高潮。   畢業後芳玲回到了家鄉,在父母執教的中學教書,而我孤身前往南方讀研。我們之間書信綿綿,盡訴相思之苦。每逢假期,我趕往芳玲的家鄉與她團聚。   那地方汙穢不堪,但我們同樣陶醉和滿足那時芳玲的父母對于我們的親事尚不贊同,他們希望芳玲在本地找一個伴侶,平穩地生活下去。   于是我們不得不隱忍壓抑著我們的愛情。芳玲住在父母家裏,我則暫居小旅館,四人一個房間。每當芳玲的父母外出,她就打電話給我,我一頭大汗跑到她家,一見面我們就不顧一切地抱在一起。  有時實在忍不住了,又沒有合適的場所,我們就趁著夜色跑到芳玲學校廢棄的倉庫旁邊,解決生理之苦。那地方汙穢不堪,但我們同樣陶醉和滿足。

好不容易熬到讀完研,我留在了南方的科研單位,同時繼續攻讀博士。單位分了一間單身宿舍給我。芳玲的父母見我們情堅意深,不得不答應她辭職南下,經過數年的分別,我們終于得以相聚。   後來芳玲竟始終非常淡漠那年七月,我們結了婚,新房就是我的單身宿舍,簡陋,卻很溫馨。新婚之夜,芳玲沐浴後躺在床上,月光靜靜地照著她潔白的身體,我溫柔地撫摩著她,前所未有的溫柔,我渴望著有一次從容的、舒緩的性愛,再不是偷偷摸摸、匆匆忙忙的了。   然而芳玲下體卻一直很幹燥,任憑我怎麽愛撫都毫無反應,我失去了控制,使勁進入她,她疼得差點叫出聲來,我只好草草完事。   後來芳玲竟始終非常淡漠,雖然她也在努力配合,可就是沒了激情,我以爲是太累,因此加倍地對她好,忍耐著自己,半夜忍無可忍,就在愛妻身邊偷偷自慰。 後來,芳玲在一家外資公司找到了工作,有一天傍晚我去接她下班,我們在餐廳裏吃過飯,乘公交車回家。那輛車特別擁擠,我站在芳玲身後,爲她抵擋著周圍的人牆。在一個修路的地段,車子被堵住了,我望著窗外長長的車流,一動不動。   初夏,我考取了南方一所高校的研究生,而芳玲的父母執意要她回家鄉。那是暮春,衣衫單薄,我們就在人牆裏輕微摩挲著,芳玲的小手悄悄解開我的褲鏈,在她的撩撥下,我居然射了出來。   突然,我感到有一只手在我的下身摸索著。我低下頭,是芳玲,她隔著褲子輕輕撩逗著我。多日的禁欲使我一下子就堅挺起來。芳玲回過頭來,面對著我,無聲地把她的下身貼過來。   那是暮春,衣衫單薄,我們就在人牆裏輕微摩挲著,芳玲的小手悄悄解開我的褲鏈,在她的撩撥下,我居然射了出來。芳玲靠著我,閉著眼,面色潮紅,一臉陶醉的樣子。她把我的手拽向她的下體,已經濕成一片,我揉弄著她的陰蒂,在公交車的顛簸與被洞穿的恐懼裏,我清晰地感覺到芳玲也達到了高潮。   她不再隱瞞對“床上運動”的厭惡,可是在床上,在我們甯靜的小天地,芳玲依然無法激動起來。漸漸地,她不再隱瞞對“床上運動”的厭惡,每晚一上床就轉過身去,不讓我碰她。   然而在一些本不該激情昂揚的地方,比如無人的電梯、深夜的走廊,芳玲卻顯得興致勃勃。一開始我還能感覺到一種違背常情的衝動,但次數一多,我就有些煩了,生怕被人撞見。

單位集資建房,我和芳玲傾盡所有,買了一套面積一百平方米的房子,那段時間,我奔波于各大建材市場,在我的努力下,房子被裝修得異常典雅精致,爲了我和芳玲的幸福生活,我還特地買了一張昂貴的大床。   喬遷新居的那天晚上,我拿出一張碟,與芳玲依偎著觀看,當鏡頭裏出現男女交歡的鏡頭,我順勢輕柔地撫摩芳玲,沒想到她居然擋開我的手,嘟哝了一句,低級趣味。我一下子愣住了,心裏像塞進了一塊大石頭。   說實話,芳玲是個好妻子,工作很累,每天下班以後還要匆匆趕往菜市場,家務事一點都不讓我操心,這樣一位傳統的好太太怎麽會跟另類的性癖好聯系起來。   望著她細致娟秀的面龐,我常百思不得其解。我試圖勸慰她把注意力轉移到臥室的性愛上來,她卻冷冰冰地抛下一句:“你這人真沒情趣。”要不就是一句:“書呆子。 去年冬天的一個中午,芳玲偶然到我的辦公室來,當時同事們都出去吃午餐了,偌大的辦公室只有我一個人在。芳玲東張西望,突然親密地靠近我,伸手撥弄我的頭發,嬌柔地說:“我想要。”   我笑著勸她這是辦公室,然而我越勸她越激動,後來索性解開我的褲扣。我不忍拒絕她,一邊盯著鬧鍾,計算著同事們歸來的時間,一邊忐忑不安地跟她做,可是沒過幾秒鍾,我就軟了,無論如何都硬不起來了。面對芳玲迫切的眼神,我深感愧疚。   更爲糟糕的是,從此以後,我出現了勃起功能障礙(ED),在那些讓我充滿犯罪感的地方,公交車什麽的,我是壓根兒失去了勃起功能。

在家裏,那張舒適的大床上,開始我還勉強可以堅持一會兒,芳玲也努力地迎合著我,但我總覺得有人在偷窺,根本沒法做完。慢慢地,發展到了做愛時一碰到芳玲就一瀉千裏。陽痿這個名詞像座山一樣壓得我透不過氣來。我逐漸消沈下來,不知道要怎樣嘗試,才能夠讓我和芳玲的生活走上正常、健康的軌道。   那是我失去做愛能力5個月零8天的日子,我剛巧到河南出差,住在一間酒店裏。   鬼使神差地,我這個博士、研究所裏最年輕的副教授,竟召了妓。那個女人,那整個過程,我永生都不願再回憶,但是,令我欣喜若狂的是,我發現自己又可以了。   回到家裏,我懷著驚喜的心情,擁住芳玲。可是,面對芳玲,我還是不行。   我們與離婚只有一線的距離我懷著犯罪感與芳玲共處一室,我們彼此都沒有了快樂的感受,沈默地、按部就班地生活著,惟一的話題,就是芳玲不斷地催促我去看專科醫生,而我不斷地以各種理由搪塞。   在情感上,我是愛她的,我知道愛而不能的苦楚把我們的婚姻一步步推向絕境。我的“風流韻事”早晚會被芳玲知曉,我的家庭、我的前途,都面臨著巨大的危機。   我太清楚這場婚姻的結局了,我們與離婚只有一線的距離。然而我是多麽舍不得我的芳玲,我刻骨銘心愛過的妻子, 那個站在樹影下微笑的女孩,難道我們就真的只能選擇離別。

更多推薦:

性愛時長與頻率多久最令女人滿意

別讓A片毀了你們的性生活

准備性愛請先認真清洗雙手

老公性欲太強整天纏著我要怎麽辦?

每次愛愛後都很累是怎麽回事?

性欲是否減退只能和自己比較